當前位置:萬卷吧 > 都市言情 > 官仙 官仙txt下載 加入書簽

官仙無彈窗 正文 3130-3131借調(求月票)

    3130章借調?(上)

    郁建中真的是有理由這么抱怨,暗算劉建章的妻女,真的是廖長征自作主張干的。

    廖總身為一個公司的總經理,居然能赤膊上陣干出這種事兒,主要還是崔洪濤做事有點獨,郁建中身為副廳長的時候,能給他的活兒并算不少,但是升為常務副,也沒見得就多了許多出來。

    關于這一點,他跟郁廳長抱怨過,不過做姐夫也給出了解釋,“以前那么多副廳長,我只是其中之一,但是現在成了二號,就要心一點,省得給別人捉住痛腳。”

    說白了,郁建中能升為常務副,肯定盯上了崔洪濤下面的位子,這時候保持一個良好的形象還是有必要的,而且崔廳長現在靠上了杜老板,在廳里比當年的高廳長還強勢,他郁某人若是折騰得厲害,那是自毀前程。

    這么一解釋,廖長征自然能理解,然后他就感慨,這常務副和一把手的差距,真是云泥之別:姐夫要是能扶正,那就好了。

    前一陣陳太忠跟路橋掐起來,最后連劉建章都被帶走了——那是崔洪濤的紅人啊,他看得眼熱,就來找姐夫了解情況,“陳太忠和崔老板這么一掐,你看誰能勝?”

    郁建中可是沒想到,陳太忠能在抓了劉建章之后,馬上就跟崔洪濤約定了事態影響的范疇,因為在外人看來,陳主任不但跟高老廳長交好,近來更是頻頻地跟交通廳過不去。

    再考慮一下陳崔雙方所處的陣營,不難得出一個結論,這是一場勢均力敵的戰斗,短期內不可能分出勝負——郁廳長也是這么認為的。

    要不說這官場里,信息和眼界真的太關鍵了,他做出了錯誤的判斷,于是對舅子說,你別看著崔洪濤牛,想斗倒陳太忠那是白日做夢——你仔細數一數,陳太忠手上倒下了多少廳級干部,這場戲有得演呢。

    接下來崔洪濤的不作為,令很多人看不懂,不過大家都說,崔廳的忍讓很可能是出于戰略層面的考慮——但是,劉建章的老婆和女兒,真的是不顧一切地求助了啊。

    她倆甚至求到了郁建中這里,郁廳長自然是表示愛莫能助,隨著日子一天天地推移,劉建章的結果開始變得明晰,而母女倆的可憐樣,被越來越多的人知曉。

    旁人都在暗暗議論,說是崔老板沒有個老板的擔當——劉建章可是你的人,你再這么忍讓下去,誰還肯服你呢?

    廖長征雖然是奔四張的主兒,也算見多識廣了,卻還沒有領會到“旁人再多的看法,比不上領導一個人的看法”這個真諦,他覺得這是一個機會,于是又找到郁建中,“姐夫,你說這崔洪濤是不是扛不住了?”

    “這個形勢我真看不太懂,”郁建中也承認,自己不是很清楚這局勢,“不過你千萬別看了崔洪濤,他肯定有后手的……一個正廳,哪里可能倒得那么快?”

    “但是他的對手是陳太忠啊,”時至今日,他都記得廖長征當時的表情,舅子用一種很怪異的語氣發問,“要是劉建章的老婆和女兒這時候出點意外,崔洪濤就要被動得多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別胡來,”郁廳長記得非常清楚,自己當時是如何回答這個問題的,對于舅子是個什么樣的人,他也非常清楚,廖長征其實就是個混混性質的主兒,以前連自己這個姐夫都看不上,也就是自己現在越走越強,那貨也就越來越老實。

    所以,郁建中不會答應對方去做傻事,但是想一想崔洪濤若能就此倒掉,也是一件美妙無比的事情,他也不便強行去阻止——我的自制,崔洪濤你不會領情。

    于是他就做了一個含糊無比的表態,“就算有什么意外,崔洪濤未必能受多大影響……就算他被擼下來,我也未必能當了這個廳長。”

    這話是實話,但是有心人從里面,也能聽到一絲野心,于是三天之后,他聽說了劉建章老婆的噩耗,而廖長征打個電話過來報喜,“姐夫,劉建章的老婆,死得挺好的嘛。”

    尼瑪,這肯定是你干的,一家人這么久了,郁建中也知道自己這個舅子是什么尿性,成事不足敗事有余——真要我設計的話,那個舉報信會是那個樣子嗎?

    但是這個時候,說什么也晚了,郁廳長把舅子叫到家里,好一頓批評,最后表示說:還是那句話,你別以為崔洪濤是傻的,在他眼里,肯定是我嫌疑最大,你還是出去躲一陣吧。

    這就是事實的全部過程,郁建中覺得自己是被舅子連累了,但是他還不能說什么,一家人就講個一損俱損一榮俱榮——然而,眼下細細計算起來,郁廳長確實覺得,自己是屬于那種躺著也中槍的無辜。

    所幸的是,他的舅子也不是那種純粹只會壞事的公子哥兒,廖長征也算有膽有識——當天是他親自駕車撞人,而不是委托別人。

    那么,即使是眼下事情敗露了,只要廖長征自己不回來,這個皮還有得扯。

    所以郁建中第一個要求,就是要自己的舅子千萬別回來,拖個十年八年的,我都退了,就沒人計較這個了——利益都不在了,誰還查證這種閑得蛋疼的事兒?

    而且這種案子,還是比較講個時效性的,十年八年,大家有足夠的時間來串通口供和磨合證據,到時候真要追究,就未必的事情。

    然而,真是這樣的嗎?

    陳太忠并不知道,廖長征居然沒有買到機票——沒錯,偷SIM卡的就是他,冒充郁廳長打電話的也是他,對一個羅天上仙來說,模仿一個人的聲線并不是很難。

    他在首都機場,布下了足夠的眼線,只要廖長征回來——或者有形容身材貌似廖長征的人回來,那就注定逃不過。

    這個大網,他一個人支持不起來,而他又不可能找別人幫忙,那么幫著張羅這事兒的,必然就是黃漢祥了。

    黃二伯這人,一般人真的用不起,不過陳太忠倒是不怕用,因為前兩天老黃打電話給他了,要他去法國走一趟——申奧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候。

    中國申奧的最大對手就是巴黎,而陳太忠此前在巴黎卓有建樹,不但籠絡了當地勢力,拓展了國際交往的渠道,更是在法國制造了點不和諧的聲音——比如說賽艇基地的爆炸案,這極大地降低了巴黎做為一個申奧城市的形象。

    尤其要緊的是,陳太忠能把巴黎申奧的攻略資料搞到手,包括對一些國家的攻擊、丑化、滲透甚至收買的手段,這一切的一切,都在他的資料下無處遁形。

    事實上,這個時代的申奧,不但包括了國家影響力,還有對財富的追求,據北京奧申委估計,如果能成功申辦奧運會的話,雞的屁的增長能提高百分之零點五。

    黃漢祥是個民族情緒異常強烈的憤青——或者用“憤老”來形容他,會更合適一點,他對這個申奧是異常地重視,他對陳的要求就是,你去巴黎走一趟,再帶回一點像上次的資料來,確保咱們申奧的成功率。

    陳太忠覺得這有點形式主義了,不過也沒想著拒絕,正在這個時候,他跟崔洪濤把事情說開了,于是他就提個要求,我去歐洲沒問題,但是我這兒有個人,需要黃二伯你幫我卡一下,只要他入境,你就幫我扣住他,他涉嫌一起謀殺案。

    這個要求對一般人來說有點高,中國的入境口岸不止一個,但是對黃漢祥來說,確實很簡單,于是他就答應了下來:這事兒好說,你把這人信息跟我說一下。

    陳太忠把信息說了,但是他也沒指望對方一定能按時回來,他能偷用SIM卡,就可以用完之后再還回去,為什么不還回去?因為沒必要。

    要論作踐人折磨人的手段,沒人比他更在行了,一下抓了你多不爽?就是要讓你倆提心吊膽,惶惶不可終日,為了利益而殺無辜的人,這樣的人真的是再怎么處理都不為過。

    這個電話能起到多大效果,他不能肯定,不過這也是無所謂的事兒——反正我是開始查你了,有種的你一輩子不要回來。

    廖長征可能不回來嗎?陳太忠認為這個可能性極,反正這件事拖得越久,那郎舅倆越是難受,等他們真以為事情過去了,哥們兒再動手也不遲。

    接下來他就要為出國做準備了,不過這個假還真是難請,黃漢祥是心里清楚,陳這家伙有點隱秘的能力和人脈,才會這么要求,但是陳太忠真的找不出太好的借口。

    于是他找到秦連成,說我有心去一趟巴黎,借鑒一下西方的精神文明建設,您看……是不是能給個假啊?

    秦主任聽到這話,愣了足足有半分鐘,才遲疑地表示,能不能等一等呢?咱文明辦的工作,才走上正軌,等過一段時間穩定了,咱們組團去歐洲考察怎么樣?

    3131章借調?(下)

    組團去歐洲考察……陳太忠聽得頗為無語,他知道,秦主任是想了解一下自己為什么去法國——老秦知道他經常不務正業,但是連個合適的理由都沒有,直接將一個正處放到歐洲去,極容易受到別人的攻訐。

    而且這種考察,通常不可能一個人去,不明白的人說起來,是組團公費旅游——這個現象肯定是存在的,但是領導干部不組團單獨出國考察,那是違反組織原則的,說句極端點的話,萬一那個干部跑了算誰的?

    可是,陳某人真的無法交待自己的動機,就說其實吧,是北京奧申委知道我在巴黎工作過,現在這申奧進入了最后沖刺階段,他們想讓我配合著在巴黎公關一下。

    你能更不務正業一點嗎?秦連成聽得是頗為無語,但是不管怎么說,這個北京申奧是當前一等一的大事,要求地方的各種支持,也說得過去。

    而且不管是宣教部也好,文明辦也罷,跟申奧都是聯系得比較緊密的部門,于是他沉吟一陣之后發話:這樣吧,你讓北京奧申委給咱們宣教部來個文,我就好協調了。

    這個要求不難達到,陳太忠給黃漢祥打個電話,結果第二天上午,奧申委的傳真件就發到了宣教部,上面很明確地寫著,“陳太忠同志在歐洲有豐富的工作經驗,故暫時借調”。

    “借調?”潘劍屏一看這個詞,真是有點扎眼,心說你在我這兒都是掛職,現在又要借調到奧申委去?說不得一個電話將陳太忠叫過去,細細了解一下。

    “就幾天的事兒,”陳太忠對這個詞也是有點不摸頭腦,奧申委……申辦完奧運會就要解散了吧?這樣的單位,我怎么可能借調過去?“我估計……是用詞不當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,你去吧,”潘劍屏點點頭,陳的掛職期馬上就要結束了,但是越到這個時候,他越覺得家伙好用,于是他補充一句,“快去快回。”

    說是快去快回,但是因公出國有各種手續,怎么也快不到哪里去,陳太忠是在四天之后才起飛的,跟他同行的有凱瑟琳和伊麗莎白。

    肯尼迪家的壞女孩兒常年奔走在歐洲和北美,而伊莎這次,則是要回家看一看,兩人很珍惜跟他在一起的時間,然而陳某人很無奈地表示:咱們得注意保持距離,因為我不知道飛機上還有什么別人。

    到達巴黎戴高樂機場的時候,是下午三點,巴黎的天空陰云密布,淅淅瀝瀝地下著不大不的雨,陳太忠并沒有通知誰來接自己,那么他只能選擇坐法航巴士到市區。

    到了市區,他也沒有著急去什么地方,而是買了一把傘,優哉游哉地四下亂逛,他喜歡雨中清新的空氣,而往常巴黎的空氣,真的是讓人不敢恭維。

    一邊逛著,他一邊細細地感受,是不是有人在盯著自己,直到眼瞅著要五點了,他才坐上地鐵,趕往鳳凰駐巴黎辦事處。

    駐歐辦值班的門衛,居然還是以前的勒夫,這家伙是伊麗莎白表哥居伊的鄰居,有點好色,被陳主任拎著耳朵告誡過的。

    勒夫一見是陳主任走來,驚訝地揉一揉眼睛,才笑嘻嘻地迎了上來,“哦,天哪,看看是誰來了,歡迎您的歸來。”

    “你應該呆在你的崗位上,”陳太忠笑瞇瞇地跟他握一握手,又調侃他一句,“沒有騷擾我們漂亮的保潔員吧?”

    “那是當然,”勒夫干笑一聲,訕訕地走回了自己所在的亭。

    陳太忠走進去,一眼看到兩個女孩兒正在收拾房間,一個是于麗,另一個卻是他沒見過的,于是眉頭微微一皺。

    “陳主任來啦?”于麗一眼看到他,高興地叫一聲,丟下手里的活就迎了過來,“您什么時候到的?”

    “嗯,才到,”陳太忠才要問袁玨在不在,袁主任就推開房門走了出來,“呀,還真是老主任來了,怎么不提前打個招呼?”

    “打什么招呼啊,這駐歐辦已經跟我無關了,”陳太忠笑瞇瞇地回答,他看到袁玨身后還跟著一個男人,似曾相識,“這位是?”

    那位是駐歐辦新的副主任郭林,以前是鳳凰市機關事務管理局的,怪不得他看得面熟,此人除了會英語,還會簡單的日語,所以就被派到駐歐辦來了——雖然日本不在歐洲。

    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,陳主任離開后不久,劉園林也離開了,這里袁玨一個人根本玩不轉,郭林才被派過來,同時,從鳳凰大學外語系借來了一個會法語的研究生。

    至于說新來的女孩兒,則是因為齊玉瑩干滿一年后,要跟一個在法華人談婚論嫁,不得不辭職——男方在巴黎有事業,也不在乎她這點工資。

    聽到這樣的變故,陳太忠也是頗為無語,鐵打的軍營流水的兵,不過這種事情實在是避無可避,當初他在駐歐辦,能制定出同事之間不得談戀愛,可是跟外人的交流……強勢如陳某人,也不能一棒子打死。

    哥們兒這駐歐辦,豈不是在幫著干部家屬制造涉外關系?想到這里,他也禁不住暗嘆。

    至于說駐歐辦最近的發展,袁主任也想匯報來的,但是陳主任卻懶得聽了,“不在其位不謀其政,這個情況,你就不要跟我說了……這幾天能不能在這里休息一下?”

    他其實不想選擇駐歐辦,但是住別的酒店的話——誰知道有沒有人盯著自己呢?索性給他們一個固定的場所監視,反倒更具備隱蔽性。

    “您要休息,肯定沒問題,”袁玨笑著回答,“這就到飯點兒了,先吃飯吧?”

    酒足飯飽就到了晚上八點,陳太忠喝了不少,又是第一天來,就算裝模作樣也得倒一倒時差,于是在一個單間里洗個澡,就進一間標間休息去了——今天的駐歐辦有接待任務,那倆單間有人住了。

    不成想他還沒睡下,就聽到大廳里鬧哄哄的,有人高聲嚷嚷著什么。

    這駐歐辦什么時候成了菜市場了?陳太忠皺一皺眉頭,走出房間,居高臨下地觀看,發現大廳里或坐或站,差不多有十一二個人。

    這些人明顯是喝了不少,嘻嘻哈哈肆無忌憚地說笑著,大概是感慨今天下雨,要不然一定要去大名鼎鼎的紅磨坊看一看。

    說著說著,有人就又來了酒興,吩咐一旁待著的林巧云,“服務員,給兩提啤酒過來,我們張市長沒喝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這里不賣酒,只提供休息的場所,”林巧云不動聲色地回答,來的這一撥人,別說不是鳳凰人,連天南人都不是,他們來自天涯省易州市。

    “不賣酒你可以出去買去嘛,”說話的這位不以為然地回答,一邊說,他一邊從包里拿錢,“先買兩打,記得要票。”

    林巧云這下為難了,轉頭看自家的主任,駐歐辦原本的規矩,只招呼鳳凰來的領導,都是內部走賬,根本不在當地發生現金交易——否則讓法國稅務局找上門,那就沒意思了。

    但是后來,因為駐歐辦的支出不,所以也接待一些兄弟城市,怎么走賬就是市里協調,但那是同省的,也好商量,今天對這個外省來的人,實在是有點為難。

    袁玨見狀也有點惱火,這都八點多了,巴黎晚上的治安可不是很好,外面還下著雨,你說你們一幫大老爺們兒,讓一個嬌滴滴的姑娘去買酒,這合適嗎?

    可是偏偏地,這一行人是殷市長介紹來的,說就是住宿,到時候市里會跟你算費用的,再想一想這幫人初來乍到巴黎,對周邊也未必熟悉,于是哼一聲,“林你讓勒夫去買吧,記得要給人家費。”

    拿錢的那位看一眼袁玨,大大咧咧點頭,“費啊,那好說。”

    陳太忠看得有點意思,踢踢踏踏地從樓上走了下來,那些人說得熱鬧,里面有人注意到他了,但是一看是個年輕的黃種男人,就沒再當回事。

    “怎么外省的人也來了?”他走到袁玨旁邊坐下,輕聲地發問。

    “別提了,都是丟人的事兒,”袁主任低聲回答,“這個市長在賓館的大廳里,就讓他的秘書給他揉肩膀,結果那家賓館把他們攆出來了……那家賓館老板是反同性戀協會的。”

    “尼瑪……真是奇葩,”陳太忠低聲嘀咕一句,在巴黎干了一段時間,他非常清楚這些文化上的差異,在國內官場,領導身體不適,秘書幫著揉一揉肩膀啥的,真的很正常。

    但是在巴黎就不行,兩個男人在公眾場合,能發生如此親密的肢體接觸,那就只有同性戀一種可能,所以有此結果倒也正常——真是丟人丟到國外了。

    “唉,還是咱自己人的地方好啊,”張市長享受著秘書給自己揉頭部,感慨頗深地發話,就在此時,林巧云和那個新來的女孩兒端著啤酒過來了。

    “來,服務員,陪我們張市長喝兩杯,也有費的哦,”出錢買酒的那位接過找回來的錢,笑著發話了,他的眼里閃過一絲戲謔。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終極教師 莽荒紀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絕世唐門 最強棄少 星戰風暴 唐磚 魔天記 星河大帝 崛起大導演
官仙無彈窗,本文網絡收集版權歸屬原作者,方便閱讀,請分享到各大網站或推薦給您身邊的朋友。
© 2018 萬卷吧 www.hbrnpr.live 無彈窗廣告小說網 All Rights Reserved.
加拿大快乐8作假吗